辣文吧 > 亚博体育官网WWW.YABO88.COM > 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> 第二卷 一袭青衫闯四方 【333】翻脸无情
    “怒鹰去哪了?”

    花园中,钟离尚贤轻声询问。

    铜鹰嘴角冷冷一扯,望向后花园一侧的水井……

    “做得好。”钟离尚贤笑颜逐开,亲热地拍了拍铜鹰的肩膀,“注意不要留下任何线索,也不要露出马脚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放心。末将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。”铜鹰恭敬一礼。

    随着魏彩蝶的突然身亡,怒鹰的意外失踪,整个后堂都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在钟离尚贤的请求之下,包括姜斐然和如花等人在内,全部投入到了对怒鹰的寻找之中。

    一直阴沉着脸、讨要说法的魏越,无疑成了最好的帮衬,在没有处理好这件之前,这些人绝对没有时间把精力放在展雄飞身上。

    现在展雄飞身边,一个能护卫在侧的都没有。

    一场准备充分的刺杀,并不需要太多的时间。

    但他还要等,等金鹰的到来,等待这两个师徒在灵柩前独处的最佳时机,这样展雄飞的死,才对钟离尚贤有着最重要的意义。

    朱云再次飘然而至,低声道:“主公,金鹰到了!”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金鹰的大队人马停留在了很远的地方,只黑白双鹰陪着他而来。

    绕过了是非之地的前院,直接到了灵堂之外,静静的等待。

    灵堂之内,灵柩的周围装饰满了鹰爪兰,鲜艳的颜色丝毫没有祭奠的沉重感,展雄飞轻轻扶着棺材,放佛在与爱子面对面的交谈一般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钟离尚贤轻声道:“雄飞,金鹰来了。”

    展雄飞恍如未觉,一无反应。

    钟离尚贤轻叹一声,“老展……”

    放佛在梦境中被惊醒,展雄飞微微一愣,脸上笑容淡淡,突然道:“钟离,你说我就把展羽埋在这里可好?江南啊,江南好,羽儿很小的时候,就惦记着江南,说这里的女孩子很漂亮,很温柔,天气也温柔,花草也温柔……不像西北大漠,冷酷的不近人情。”

    钟离尚贤微微一愣,最终叹道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展雄飞浅笑一声,道:“当然好。他烦了,累了……以后再也不必听我嗦了。”

    钟离尚贤嘴唇蠕动,沉默半晌,最后道:“我会在坟边种满鹰爪兰的。贤侄不会孤单,以后当鲜花盛开的时候,一定会有很多人赞叹,贤侄喜欢热闹,却不喜欢麻烦。只要有人感谢墓主人便好,不必议论他的一生。”

    展雄飞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让金鹰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金盔金甲、犹如天神般的金鹰昂步入内,推金山、倒玉柱一般轰然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黑白双鹰陪在左右,一样跪倒拜服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出去吧,让我跟老大聊聊……”

    黑白双鹰面面相觑,白鹰有心劝上一句,却被黑鹰拉住,缓缓摇头,两位弟子神色黯然,躬身退下。

    展雄飞身子不转,又道:“钟离,你也去吧。”

    钟离尚贤一愣,“老展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展雄飞语气坚决。

    钟离尚贤瞥了金鹰一眼,眼神中充满了各种信息。

    金鹰却视如未见,哪怕跪倒在地,依旧昂然依旧。

    待所有人都纷纷远离,紧闭大门之后,灵堂内只剩下这对师徒。

    展雄飞才拍了拍棺材,沉声道:“江湖浮浮沉沉几十年,许多一起厮杀的老友都死了。当年我虽也悲伤,但从未懦弱。但今日,羽儿死了,我才觉得自己是多么寂寞,也才知道自己是真的老了。”

    直到此时,金鹰方才开口,用他那宛如金石般锵锵之音问道:“师父一向雄心万丈,也会放弃?”

    展雄飞目光深邃的看着他,沉声道:“有些事,有些人,值得用一切去换。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,不想再失去另一个。”

    金鹰瞬间双眼通红。“我没杀羽弟!”

    展雄飞无力一叹,道:“不用解释。我早就说过,我现在的位置,早晚是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金鹰直瞪着展雄飞,用同样沉重的语气说道:“我不要你施舍的。我要本就属于我的!”

    展雄飞眉头一皱,摇头道:“你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吗?要知道,当年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年是你救了我,没有师父你,就没有我现在的一切。连命都是你给的,我就不该痴心妄想!对吗?”金鹰愤而大吼,怒瞪的双眼中却有抑制不住地泪水。

    “可有谁征求过我的意见。当年我不过是个孩子,我有什么错?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我是私生子?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我的母亲是北狄狼主的大阏氏?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我出身见不得人,你们就该剥夺我所有的权力?畏畏缩缩,一辈子连名姓都不能拥有吗?”

    “师父,你告诉我,我有什么错?”

    金鹰目光崭崭,接连的喝问竟让鹰王都一阵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展雄飞倏然一狠,沉声喝道:“孩子,这就是命!”

    “我不服!”金鹰同样沉喝。

    展雄飞身躯一长,须发皆张,雄赳赳的气度陡然绽开,气势威风凛凛,沉声道:“有我在的一天,你不服也得服!去,带着你的草原奴才,滚回大草原吧。就算把北狄的天捅破,我也不管,但凡你敢染指中原,我便不饶你!”

    金鹰怒哼一声,咚咚咚三记响头,昂然而起,沉声道:“我身上有皇甫家的血脉,不光北狄,中原也是我囊中之物!”

    “你想与我火并?”展雄飞怒不可遏,直瞪着金鹰。

    金鹰同样毫不退让,凝声道:“我的手上,不会沾染任何兄弟的血,更不会沾染您的……但也请你不要逼我!”

    “你有这本事吗?”

    展雄飞一翻手,双爪如雄鹰立爪,猛地擒向金鹰小臂。

    金鹰翻手立爪,顷刻间以同样招式反击。

    金光闪耀,铿锵有声。

    双方指爪在顷刻间交缠在一切,狂暴的罡气在方寸之间较量,一时间竟然都无法奈何对方。

    展雄飞脸上惊容一现,金鹰沉声道:“师父教导有方,徒弟我早就有您的八成功力了!”

    展雄飞冷冷一笑,“可惜,只是八成!”

    金光狂炽,转瞬便有压倒金鹰之势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紧要关头,嗤

    一声轻响。

    展雄飞背后的棺材中,猛然刺出一柄利剑,以无可匹敌之势,刺向他的背心。

    鹰王大为惊骇,想要闪躲,却被金鹰死死压制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利剑破开护身罡气,穿透心脏,剑尖从胸前冒出……

    展雄飞不能置信地看着胸前,全身的力气刹那倾泻而出。

    金鹰目泛泪花,强咬钢牙,凝重道:“师父,徒儿说过,不会沾染您和兄弟的任何一滴血液,但没说过,不会借别人之手。”接着缓缓靠前,在展雄飞耳边轻声道,“您老放心,羽弟走的不远……至于杀了您和羽弟的钟离尚贤,我一会也会送他上路!”

    “好,你很好。”展雄飞嘴角溢血,却扯出一丝笑意,缓缓道:“你果然够心狠手辣……”

    金鹰惨然一笑。“功夫是您教的,但心胸却是这世道教的。您别怪我!”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利剑收回。

    展雄飞怒瞪双眼,尸身缓缓倒地。

    金鹰一抹眼泪,恢复之前冷酷的表情,沉声道:“你就是铜鹰找来的杀手?做的很好……”

    棺材内一阵静默。

    接着阴沉的嗓音响起道:“你知道我是谁,你就是幕后主使?”

    金鹰一声冷笑,淡淡道:“并不完全对。真正的主使,马上就会出现……你是个聪明人,我很欣赏你,所以不希望你成为替罪羊。接下来,我请你看出好戏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灵堂紧闭的房门突然“蓬”然炸飞,钟离尚贤率先飞身入内,狂呼道:“金鹰,你竟敢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,还不受死?”

    http:///txt/157/

    。_手机版阅读网址: